红塔区新闻网
  1. 首页
  2. 文旅
  3. 正文

滇王“权杖”上的鱼 酷似江川大头鱼

发布时间:2022-04-19 09:28:30

铜鱼杖头饰素描图。(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提供)

  铜鱼杖头饰素描图。(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提供)

铜鱼杖头饰在博物馆的陈列场景。

  铜鱼杖头饰在博物馆的陈列场景。

铜鱼杖头饰下部的巫师造型。

  铜鱼杖头饰下部的巫师造型。

铜鱼杖头饰中的雌鱼造型。

  铜鱼杖头饰中的雌鱼造型。

  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馆藏的一对铜鱼杖头饰,出土于江川李家山古墓群51号墓。这对铜鱼杖头饰造型别具一格,把古滇国象征身份地位的铜鼓、滇人崇拜的蛇、星云湖的土著鱼、巫师的形象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充满了神秘色彩,让人顿生好奇之心。

  人鱼蛇鼓组合相得益彰

  这对铜鱼杖头饰造型相似,整体均呈丁字形,通高22至23厘米。最下端是圆銎,銎部铸有一个跪坐于铜鼓之上的人像,人像头顶又有一面铜鼓,铜鼓之上铸有一条活灵活现的鱼,而鱼与蛇缠绕在一起,鱼的下颌系着一个小铃铛。

  近距离观察,人像赤着双脚,阔口獠牙,双耳佩戴耳环,双手戴着宽边镯子,曲肘相交抱臂。人像身着披帔和短裤,披帔的肩胸和短裤的腿圈位置有着同心圆纹。这样稀奇古怪的装束,加之狰狞的面目,总会让观者产生敬畏之心。

  两件铜鱼杖头饰的鱼,均有着半圆形的鳞、扇形尾,鱼体宽肥,体形像鲤鱼,但头部较宽大,没有口须,这与江川星云湖大头鱼的特征非常相似。两条鱼的造型可分雌雄,雌鱼体形稍微大一些。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两条鱼均用嘴含住一条蛇,蛇嘴则咬住鱼的腹部,蛇尾缠绕鱼的脊背……这让人不禁要问,鱼和蛇为何缠斗在一起呢?

  这对铜鱼杖头饰整体制作十分精致,造型逼真,比例协调,细节精美,并经过了镀锡处理,至今依旧泛着银灰色的光泽。

  巫师口吐獠牙高深莫测

  铜鱼杖头饰在古滇国大型墓葬中成对放置在戈、矛、棒等长柄兵器和仪仗器中。这对铜鱼杖头饰出自李家山51号墓,这是李家山第二次考古所发掘的墓葬,是西汉王朝在云南推行郡县制以后的一座男性墓葬。根据墓葬规格、葬具葬式、随葬品数量和等级分析,51号墓的墓主人很可能是某一代“滇王”。有迹象表明,这对铜鱼杖头饰可能是墓主专用的“权杖”上部的装饰品。有人或许好奇:铜鱼杖头饰下方应该有一柄木杖相连啊?古滇国墓葬中发现了数量较多的木杖遗迹,但目前没有发现完整的木杖。

  铜鱼杖头饰上的人物头顶和脚下各有一面铜鼓。在滇文化中,铜鼓不仅是乐器,也是礼器。在古滇青铜文化中,滇人通常把重要的人或动物装饰于铜鼓之上。据此推测,铜鱼杖头饰上的人物身份地位是非同一般的。

  有专家分析认为,铜鱼杖头饰上的人物是古滇国巫师的形象。古滇国时期已出现专门从事宗教活动的巫师,且巫师有两种不同的风格,一种虽然服饰与众不同,但形象比较平和,既不大喊大叫,也不挥刀舞剑,一般以说唱表演、说教布道的形象出现;另一种不仅服饰奇特,而且以夸张的动作、形象表现自己法术无边,从而博得人们的敬畏。铜鱼杖头饰上的巫师口吐獠牙的形象,应该属于后一种。

  而在江川当地人看来,铜鱼杖头饰上的人物造型像极了江川传统民俗中的“翻猪牙齿”表演。“翻猪牙齿”作为江川的一种地方傩戏,表演常与地方剧目《钟馗拿妖》相配合,舞蹈动作包含骑马弓箭步、跪步、跪步后仰、跪步叩头、翻牙等7套,翻牙表演时分为藏牙、包牙、双牙进洞、双牙夹鼻、双牙勾腮等步骤。表演者口中含有一对经过加工打磨的猪牙齿,并将它藏于两腮的位置。其后,表演者会将嘴巴微微张开,利用舌头等口腔器官,通过吸、吐等方式来控制猪牙齿在口中的活动方向,以达到猪牙齿时而垂于下颌、时而紧勾脸腮等视觉效果。这种传统民俗让观众感觉新奇,带有浓浓的神秘色彩。

  星云湖渔文化源远流长

  在这对铜鱼杖头饰上,有蛇、鱼两种动物造型,充满了艺术灵性。

  在铜鱼杖头饰上,蛇嘴咬住鱼的腹部,被咬的鱼却未表现出痛苦状,反而因为蛇的存在,使得整件器物更加和谐、美观。蛇的习性喜阴,总是潜伏在阴暗处袭击人畜。蛇在古滇国较常见,且毒蛇种类较多,人畜被袭击在所难免。但从铜鱼杖头饰可以看出,滇人只是把蛇作为大自然中的一员,并没有敌视或太在乎它的杀伤力。蛇在古滇国青铜器上出现的频率非常高,涉及了生活、生产、战争等各方面,不少专家研究认为蛇是滇人的图腾。

  从铜鱼杖头饰上鱼的体积和形状来看,应该属于江川星云湖的土著鱼类,同湖中的特产大头鱼非常相似。江川在先秦时期属于古滇国,境内有星云湖等星罗棋布的高原湖泊,水产资源十分丰富,渔猎是滇人一种重要的生存方式,因而在李家山古墓群出土的青铜器上,鱼的图像丰富且逼真,正如这对铜鱼杖头饰上的鱼,连细小的鳞片也看得十分清楚。

  或许有人会好奇滇人是如何捕鱼的?当时人们的捕鱼工具主要有鱼钩、鱼叉和渔网等。鱼钩是最常用的一种,不过用鱼钩垂钓,每次只能钓一条鱼,效率很低,所以捕鱼主要还是靠渔网。虽然渔网为麻制品不易保存,但李家山出土的陶制网坠说明古滇国时捕鱼已使用渔网。古滇国渔具中还有一种长柄铜叉,此类铜叉均为长条形,后端有圆銎供装木柄,前端分为两叉,成两尖锋,两锋间有弧形刃。执鱼叉者立于岸,当鱼游近时,猛刺鱼身,虽不至于百发百中,一日也可捕获不少鱼。

  古滇国时期还有一种特殊的捕鱼方法——鱼鹰捕鱼法。所谓鱼鹰捕鱼法,即在经过人工驯养的鱼鹰颈上套一个圆环,然后将它放入水中捕鱼。鱼鹰水性极好,可潜入水中游弋很长时间。当鱼鹰衔鱼入口即将吞食时,因颈部套圆环而欲食不得,渔夫便从鱼鹰嘴中将鱼取下,再把它放入水中继续捕鱼。如此反复,一日也可捕获不少鱼。

  李家山第二次考古发掘,出土了铜鱼杖头饰、鸡形杖头铜饰、鸟衔蛇杖头铜饰、鸳鸯杖头铜饰等共计16件,造型繁复、栩栩如生,其中有人物、动物等形象。这对铜鱼杖头饰集人、鱼、蛇和鼓为一体,对于后世了解和研究古滇国历史文化、生产生活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记者 李艾丽 实习生 周正/文 沈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