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大街 >> 民族文化
永恒的魅力
——欣赏《普文治书画作品集》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0-06-11   进入社区    来源: ]

  我是带着深深的怀念走进普文治先生的书画世界的。

  普先生乘鹤西去已经十多年了,但他的一本书画作品集,却一直呈现在我的案头,那秀美的山水、花鸟、篆刻背后,总是隐现着先生那熟悉而亲切的面容。

  普先生是我小学和初中时的老师,他教我们自然、地理、音乐和美术。先生的多才多艺和和蔼可亲,令他所有的学生由衷地敬佩。那时我们还在懵懂年龄,还不能深层次认识到天天站在讲台上面对我们的,竟然是一位颇有成就的书画大家。毕业之后,我曾在不同层次的书画展览馆里多次看过他的书画作品,也听过不少人对先生的称道。2001年冬,我在云南省博物馆他的书画作品展中,读到了他的大部分作品,并如获至宝得到了一本装帧和作品都十分精美的《普文治书画作品集》(中国美术出版社出版)。多年来,我反复阅读,再三品味,至今仍不释手。

  生长于滇中星云湖畔的普文治先生,特别喜欢湖。他常常留连于湖边,看湖水荡漾,听渔舟唱晚,湖给了他灵气,给了他率真,给了他坦诚。他的心灵像波浪那样,对爱对美有着永不疲倦的追求。先生早年考入国立杭州艺专,受教于潘天寿、吕凤子、吴弗之、张振铎等国画大师。由于他刻苦努力,天资聪慧,其绘画书法成就可以说无愧于恩师的教诲。抗日战争时期艺专迁到昆明时,他曾伴随潘天寿左右,得大师真传。从《忆游黄山》、《岱岳风光惊一瞥》、《华山南峰》等作品来看,明显有着潘天寿恢宏博大,气象万千的画风。他的画,无论是简约优雅的小品,还是长卷巨幅,笔笔稳健扎实,无一笔草率敷衍。和古今卓有成就的书画家一样,普先生的书法绘画功底并非仅仅出自天分,更主要的是他在长期的执着勤奋中磨炼出来的。

  普文治先生的书画艺术令人怡神醉心,然而他的人生并不如意。先生有过一段漫长坎坷的岁月,在那些无奈苦涩的日子里,有些事不会让他感到兴奋,甚至有些失望,因为种种原因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凡从旧时代走过来的高级知识分子,都无法抗拒那种残酷的打击。但是作为一个正直的文化人,普先生虽身处逆境却从未停止过对艺术的追求,也无意放弃对生活的渴望。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失过业,靠在街头摆摊为百姓刻章以换取低微的收入维持生计,可见他的人生历程是多么的艰难。“文革”结束后,平反昭雪后的他,被安置到县缝纫社搞印花设计,区区一个小企业,显然不会使他的艺术有多少发展空间,但远近的人们却对这位书画家有了更深的了解,这对于年过半百的他来说,无疑也是一种解脱。那个时期,普先生不同于历史上的竹林七贤或扬州八怪,也不同于唐宋八大家,在他的周围,没有知音,没有切磋艺术的同行。他不可以有那种“共赴文宴、同室挥毫、切磋画艺;或者互相唱和,勾通心曲;或者彼此接济,耳濡目染”的潇洒环境。他是一个孤独者。他凭据自己多年打下的扎实功底,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他为人朴实、真诚,凡是有人向他求字索画,从不吝啬。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布衣画家形象,精神里却充溢着文人才子的激情。他爱乡亲故友,爱得深情淳朴;他爱家乡土地的特殊气味,爱得深情厚意;他爱山水寄情,爱书法丹青营造的意境,爱烙在书画左下角的篆刻印迹;也爱听流传在乡间故里的传说故事。

  苦难成就了他的书画。时代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以后,普先生才真正得到了解放,人们印象中那寡言少语的先生,一下子变得年轻了许多,变得生动活跃起来了。他在星云湖边一个叫毕家庄村一幢土房子里,不分昼夜挥毫奋笔,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留连忘返泼墨作画,创作欲望越发强烈。这一时期,他创作的作品数量最多,也最精美。他画像《昆明西山龙门》、《峰现亭然》、《千峰起密云》、《万里锁新湖》那样的巨幅山水画卷,也画像《江川的芋头》、《江川的京白菜》那样的农村生活小品。他是在用文人的艺术彩绘多娇的江山,用文人的情爱吟唱人间的果蔬。

  普文治的诗、书、画、印,具有中国文人画的古典神韵。其书画作品被选送到法国、日本、加拿大、印度等国参展,并参加海外文化交流。显然,他是一位有着高超的书画技巧与深厚的艺术功底的大家。他一生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在潜心研究书画,把所有的学识,所有的修养,所有的情趣,都倾注到书画中,成了他挥毫泼墨的厚重与丰富的精神财富。从《富春江畔》、《华山南峰》、《雁荡风光》、《长江三峡奇天下》等多幅山水画中,我们不难看出,普先生的所书所画,从感性进入了理性。读这样的山水画,感觉山高水长,意境大气壮阔,幽深玄奥,有“山深藏太古”之妙。他的花鸟画,形象生动、传神,给人呼之欲出的感觉,超出视觉图象可能涵盖的容量。无论是山水画中还是花鸟画中的青松、梅竹,在笔法上逆拗回环,返复曲折,形成力透纸背的强度,造成苍劲朴厚之感。《百花争艳》、《万古长青》中的满天飞舞的鹤,漫山遍野的松、梅,无不是浸透着干湿浓淡的笔情墨意的珍品,表达出大自然的丰富多彩,生命的可亲可爱,生活的和谐美满。这样恣意渲泻情感的方式与胆识,着实令人振奋和感叹。

  一旦进入普文治先生的书画世界,人们的思想与语言,立即被激活起来,且感到五光十色绚丽无比。无论是书法、绘画、诗词,都能把人的情感活跃起来。有的作品到了浑朴空灵无加的地步,真是浑然天成,一片生机;有的生活气息十分浓郁,可以发人深思,可以百读不厌。从《梅魂》枝骨如铁、花开热烈的梅花图中,我们看到的是画家鲜活的人生经历和对壮美古逸之气的推崇,以及艺术家追求完美人格的超凡境界,还折射作者睿智的思想光芒。从而可以看出,普文治的绘画艺术旨趣,和古今画家一样,与大自然中的山水草木,生生息息的花鸟草虫有着十分密切的精神联系,这种联系已成挚爱之情潜入灵魂深处,为他的作品注入了可以引发心灵震撼的赤子之心。他不但画大幅山水风景,也画寻常普通生命,一草一木,一石一卵。不少作品充满深情地守望着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有的作品别具一格地歌颂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他画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品,简约优雅之中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有的作品则意想妙得地传达出耐人寻味的生活哲理,寄托着歌颂民族精神的一片赤诚。

  一般艺术家,或许在书法上、或许在绘画上、或许在篆刻上,达到一定的造诣,但普文治先生却是一个书、画、印集于一身、并且都达到了较高造诣的艺术家,这是难能可贵的。因此我相信,只要人类之河还在哗哗流淌着,他的艺术作品,都将永恒地闪烁着魁力的光芒。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