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大街 >> 民族文化
白龙潭村彝族妇女的背柏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0-06-12   进入社区    来源: ]

  白龙潭村距离江川县城2公里左右,是大街镇境内唯一的彝族村寨。这个村寨跟本县的矣文、羊山庄以及通海县的四寨,玉溪的李井、小坝等地为一个支系。妇女们都和绝大部分彝族妇女一样,以背柏作为重要的劳动工具。

  背柏,根据形体的划分有两种:大背柏和小背柏。大背柏的长、宽、厚都远远超过小背柏。白龙潭村的彝族妇女使用的是小背柏,这种小背柏小巧灵珑,轻便耐用。它的长度一般为33厘米左右,宽为12厘米左右,厚度为2厘米左右。它的形状几乎像一个倒写的“凹”字,只是凹下去的地方是一个半圆形。

  背柏的选料很有讲究,要求木质细腻光滑,纹理细密,韧而不脆,不易断裂,轻巧耐磨。常用的木材是香椿树;也有选用核桃树、棠梨树和水冬瓜树等木材制作的。

  背柏的制作一般比较容易,首先把木板按照它的长度,宽度和厚度锯断、推滑,然后在这块长方形木板的两端开凿两个长方形的对称的隼眼。隼眼的长度一般为3厘米,宽为1.5厘米。隼眼开凿完工之后,就在这块长方形木板的正中央锯出一个半圆形状来,这个半圆的直径一般13厘米左右。半圆形状锯出之后,只要进行打磨一下,就是一个简单的背柏了。

  背柏也是由专门的工匠制作的,一般通常使用的不雕刻花纹,如果是专门订做的就有讲究的花纹雕刻。雕刻的图案位于背柏上方的两端为主,图案均为平雕,有的是“双凤朝阳”,有的是“喜鹊串梅”,有的是“凤串牡丹”;还有的是“二龙戏珠”、“大红灯笼系两边”、“月中桂树”等等。背柏边沿的雕刻有“狗牙形、梅花、四瓣花、八角花”,另外还穿插一些像城墙一样弯来拐去的线条。还有的在背柏左右两方恰当的地方镶上一块圆形的小镜子。雕刻完毕之后,再涂上相应的彩色颜料,最后上一两道清光漆。

  背柏制作成功之后,还要经过自已的打理才能使用。背柏分为四个部分:背柏,背柏皮,背柏索和勒索。首先是背柏皮的选择,一般是选用黄牛皮,因为黄牛皮做背柏皮比较轻便,耐磨、柔和,容易选材。背柏皮的宽度为4.5厘米左右,长度则要因人而定。个子高、脖子长的人就要长一点;个子不高、脖子不长的人就要短一点。总的说来,在选择背柏皮长短的的时候,要反复把背柏皮按在头部,背柏的半圆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既要做到背柏皮使头部受力,又要让背柏恰到好处的落在两肩之上;如果处理不当,则头部受力,肩部落空,或者是肩部受力,头部落空。只要处理得好,那就能应用自如,头部、肩部同时受力。

  背柏皮的长度确定之后,就把背皮的两端开凿一个小孔,又把背柏皮的两端按在背柏两端开凿的隼眼上,隼眼的下方再用背柏索穿进隼眼,跟上方的背柏皮连接起来,这种连结的方法各地不尽相同。背柏索和勒索通常选用水牛皮条,但也有棕索、麻索,随着时代的变化,也有选用塑料,尼龙之类的绳索。背柏索和勒索的一端都要系上一个栗树材料制成的扣子。这个木制扣子彝族人叫它为皮条扣,扣子就像织网的梭子一样,所不同的是这个扣子的下方要开凿一个长方形的隼眼。这种 皮条扣子的长度为12厘米左右,宽、厚不固定,隼眼的长为4厘米,宽为2厘米。

  背柏的使用简单,方便,即能适应背体积大、泡胀大的东西,也可以背体积较小的物件。上山背干松毛、树枝、柴禾、草;田地里背豆秸、麦秸、荞秸、玉米秸、干稻草就再好不过。使用时只要把背柏索和勒索理直,摆放在较为平坦的地面上。背柏索放在中间,勒索放在背柏索的上方和下方,形成了一个“三”字,把要背的东西整齐地堆放在背柏,勒索的上面,堆放到一定程度,先把中间的背柏索理起来勒紧,又圈起两头的勒索勒紧,然后把要背的东西竖起来,彝族人把这个要背的物体叫“背”,背装好了,就等于担子装好了,背起背来就可以上路了。小的物件就不要勒索,单用背柏就可以了,如背背箩、篮子,小到做饭的甑子,瓦罐、粮袋、袋装化肥等均可使用。

  背柏的使用方便,携带和收管也很方便。背柏不使用的时候,只要把背柏索理起来,结上一个结,又把两根勒索理起来,绕成一个圈,打一个结,再把背柏索穿进勒索圈内,提着背柏索,挂上墙壁和板壁的钉子上就可以了,需要的时候,提起背柏索挎在肩上就可以上路。

  背柏是白龙潭彝族妇女终身的劳动工具,青年时喜欢背柏,年老了也舍不得丢下背柏。

  白龙潭村的彝族男女青年谈情说爱,有的小伙子也会找能工巧匠,订做一个讲究的背柏,作为礼物送给小姑娘。有的小姑娘见到自已的伙伴有一个比较讲究的背柏,也会自已找工匠订做。但不论是小伙子送的或是自己订做的,到出嫁做了媳妇以后,这个背柏都会从娘家带到婆家来。

  白龙潭村的彝族女青年做了媳妇之后,在婆家住上一段时间就要回娘家去;在娘家住上一段时间又回到婆家来,但回婆家的那一天,一定会用自已的背柏,到山上背来一背松毛或柴禾,摆放在婆家,表示媳妇又回婆家来了。从此,这个背柏就来来去云,伴随着自已度过勤劳的一生。如果在家住一段时间后,要回婆家,没有时间上山,就把自已的背柏带回婆家,挂在显眼的地方,婆家的人见到这个背柏,就知道媳妇又回来了。

  笔者有一位邻居老大娘,她的儿子在外地城市安家落户,改革开放后,儿子回到老家,卖了房产和家俱什物,要把他的老母亲带到外地城市去安度晚年。可临走的时候,这位邻居老大娘什么也不要,执意要带上她多年来劳动使用过的背柏。她的儿子多方劝说无效,只好随母亲的心意,登车起程,离开家乡。

  白龙潭村的彝族如女,对背柏的收管和使用有一定的习俗和忌讳。背柏使用之后一定要在挂高处,不能随地乱放,更不能让人踩着或坐着。婆媳之间不能共用一个背柏,如果当婆婆的用了儿媳的背柏,别人就会说,您苦了半辈子,却连一个背柏也制不起;如果儿媳妇用了婆婆的背柏,别人又则会说,你的娘家连一个背柏也赔嫁不起。外出劳动,有时背柏放在地面上,任何人的腿脚不能从背柏之上跨过,如果别人的腿脚跨过背柏,传说背柏的主人脖子会疼痛,或者会生小疮,而且会带来不祥,招到恶运。妇女之间也很少借用别人的背柏,因为有忌讳,担心别人嘲笑。

  白龙潭村的彝族妇女,以背柏作为重要的劳动工具,这是环境的原因和人为的必然选择。这里梯田梯地较多,沟壑纵横,山高路徒,小路崎岖,荆棘杂木丛生,野草遍地。因此,采用背柏劳动又方便,又省力省事。多年以来,做媳妇到白龙潭村的汉族妇女,很快就自然而然地用背柏作为劳动工具,在她们中间,有的妇女背的重量,不亚于当地的彝族妇女。

  背柏是白龙潭村彝族妇女辛劳勤劳的象征,是白龙潭村彝族妇女的智慧和力量。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交通也方便了,白龙潭村南面的深山峡谷之间也修通了公路,使用背柏的频率也比从前减少了。白龙潭村彝族妇女繁重的体力劳动也减轻了,使用背柏的习俗也比过去减去了许多。(普万友)

编辑:顾世丹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