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大街 >> 民族文化
激荡在千年热土上的忠魂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0-10-27   进入社区    来源: ]

  与古滇国的神秘消失一样,在江川找不到关于古滇王国后裔的相关记载。而今,居住在江川的居民除少部分彝族外,绝大部分是自十三十四世纪迁徙入滇的汉族。本地彝族是不是古滇的后裔?我们无从得知。只是在近代的历史资料中,我们看到了这块土地孕育出来的许多英雄人物和传奇故事。

  雨后初晴,帕萨特轿车穿过狭窄的村巷,钻进了泥泞的山路。爬上丘峦,豁然开朗的土丘上,绿油油的烤烟与玉米地铺展开去,会在哪儿呢?此行的目的地、曾经让孙中山先生题赞“邦家之光”的江川英雄鲁子材墓地?车终于停下了,停在这片被当地百姓称之为响坛的土地上。远处遥遥相对的两根标杆映入眼帘,近处却被一片人高的郁郁葱葱的杂草遮住了视线。踩着柔软的泥土走近,一切变得清晰起来。坐南朝北的墓地,占地约1200平方米,遥望着星云湖的波光水色,一道青白色的青石围栏将标杆、青石华表、石狮和纪念碑、石人、石象、石马分为两台。时间把历史拉长,我们无法想象当年这个被誉为“神炮手”、“鲁大炮”的年轻战士在护国战争中纵横捭阖、骁勇善战的雄姿,唯一可以佐证的是墓前石柱上孙中山先生题写的挽联:“为国惜英忠捣龙事远蒸民苦,瓣香嗟万里化魂鹤归蜀道难。”惋惜、赞赏、骄傲、遗憾……在这位革命伟人的语句里流泻,或许也正因此,才让时年29岁、仅为旅长的鲁子材得以受中将衔吧。阳光拨开散乱的乌云,把一束轻柔的光芒投注在这块草地上,一瞬间,草地上残破的石马、石象有了无尽生机;拄刀而立的两名石卫士,似乎嗅到了混合着泥土芬芳的绿色气息,他们嘴角微微翘起的笑,分明听到了山野里悄然流淌着的细胞撕裂的轰鸣。意外的是,一尊与英雄紧邻的墓地,墓碑竟然超过英雄半步之遥。细看碑记才恍然,原来是英雄母亲之墓。据史料记载,鲁子材牺牲后曾在昆明莲花池建专祠,后其母请求归葬乡土,才得以建造“鲁君飨堂”保存至今。看到这里心不由得震颤,这是怎样伟大的一位母亲呢?在她布满皱纹的眼角,曾经蕴涵了怎样的悲切?事过境迁,当年迈的母亲再也迈不动蹒跚的脚步到儿子墓前看最后一眼,她的遗言仅是能与子相伴相邻。而今,母子终又连在一起,应该不再孤单了吧?

  相较之下,同为江川人、同出于陆军讲武堂的唐淮源和金汉鼎,似乎把太多的遗憾留给了后人。

  现在在江川的近代名人故居中,金汉鼎的故居保存得较为完整。宽敞的四合院住着他的后人,虽然久经风雨,但已修缮一新,让人觉得眼睛舒展的是那道由青石镶砌的大门,屋内崭新的装饰材料遮住了许多曾经留存的记忆,使得住在这里的后人也说不清关于祖上的故事。

  金汉鼎与身为同乡的唐淮源是不是相约走上革命道路的我们不得而知,在相关的史料中,我们却看到许多两人并肩驰骋于疆场的身影。我们知道的是,1909年秋,生于1891年的金汉鼎与比自己长5岁的唐淮源在陆军讲武堂碰面了,作为同乡的两个热血青年少不了一番激情洋溢的交谈,最后是互相鼓励、支持,甚至拥有了共同的好友——朱德。于是,课后的翠湖边、讲武堂的训练场上、教室里都留下了他们雄辩的声音。这声音一直伴随他们至第一次护国战争失败后的1922年,年轻的朱德选择赴法国留学,才告一段落。十年间,三个年轻人从学校和书本的理论中走进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他们火热的革命激情在这里砥砺着、燃烧着、成长着。其间,金汉鼎曾任滇军总司令、云南省代省长,此时作为好友的朱德和唐淮源无疑是金的两大臂助。金汉鼎与唐淮源的共勉对话直至1930年第三次军阀混战结束。1936年抗日战争爆发,此时的金汉鼎因为“剿共不力”已被罢免兵权多时,任国民党中央军事参议院参事。时任国民党陆军十二师师长的唐淮源率师转战燕赵,参与了冀西、晋东、晋南诸战役;1937年,唐淮源在抗日战场上升任第三军军长(1939年升任上将军长),这时的他已经没有好友在旁相助,也已远去了争论、雄辩的场面,多了的是激战后的孤寂和惆怅。

  1940年,唐淮源的母亲于家乡病故,难以想象身为独子的唐淮源在得知这一消息时的感受。他看到了自小被父亲弃养、母亲孤苦教养的场景,还有洒落在母亲耳际的几许白发,有多久没见到母亲了?他问自己。于是,在谴责与内疚的声讨中,他放下军权,从驻守了两年的中条山战场告假回家。千里奔丧对一个久别高堂的游子不仅仅是一种煎熬,可挥鞭跃马、眼里布满血丝的唐淮源在即将迈进村口的时候,远远地在一个迎面而来的老者前下了马,静静地迎立在路旁,拜谒这位曾经资助他上学、改变他一生的老师。安葬母亲,谢别恩师,这或许就是他最后的遗愿吧。作为铁血军人,他深知国难当头时的责任,所以在与友人话别和给长子的信中,均有“家庭之责任已了,国难之耻辱未了,各有各职,望汝等好自为之”的言语,其中不难看出赴死报国的决心。

  仅仅半年后的1941年5月,在敌军两倍于我的强大攻势下,外无援兵、补给的唐淮源身先士卒,率第三军官兵用鲜血在中条山战场上书写了一曲悲壮的军魂曲。这位戎马生涯30年的军人,用生命为自己转战南北、为民族独立尽忠职守的气节划上了句号。中条山战役因为第三军全体官兵的壮烈殉国而载入史册,而唐淮源也成了抗日战场上云南勇士的代表性人物,是八年抗战中为国捐躯的几位国民党高级将领之一。

  唐淮源壮烈殉国的消息传来,身为挚友、同乡、同学的金汉鼎曾有怎样的悲痛?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此后的金汉鼎利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巡查团主任的职权,查处了国民党79师抢劫百姓事件,调查处理了“卫河事件”等。解放后,金汉鼎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参事室参事、北京市政协委员。1967年底,金汉鼎在北京病逝。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