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大街 >> 民族文化
邦家之光 共和之魂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0-10-27   进入社区    来源: ]

 

祭文碑和纪念碑上刻有孙中山先生和唐继尧等人的祭文和题词。

老宅石基稳固

鲁廷魁是鲁梓材的同辈

墓前守护的石马

石将“守卫”在鲁梓材墓前

  他自幼聪慧好学,18岁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因其战功显赫,29岁即晋升为少将,死后又被恤赠中将军衔;他一生中进行过三次葬礼,而且风光至极,孙中山先生亲自为其像题诗,为其墓撰写挽联。他,就是鲁梓材,一个闻名遐迩的传奇人物,一个英年早逝的悲情将军。

   冬日的一个午后,记者一行来到鲁梓材故乡,寻觅将军遗迹,缅怀先烈。

   “神炮将军”生前事

   据了解,鲁梓材(1891年~1920年),字梓枬,江川县大街镇大营村委会龙泉村人。其父鲁本昌,娶汪氏,生有四子,鲁梓材排行第四。鲁梓材家境贫寒,幼年丧父,其兄皆习农经商,母亲靠纺织维持生计,独令鲁梓材到私塾读书,希望他将来能成就一番事业,以撑持门面、光宗耀祖。鲁梓材自幼聪慧好学,在私塾中学习进步很快,好习武,尤其喜欢军事。1909年,鲁梓材十八岁,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丙班,学习军事。在讲武堂学习期间,他潜心研习各个科目,尤其对于用炮有独到的见解和造诣。

   毕业之后,时值辛亥革命推翻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鲁梓材遂从军转战,历经四川、北京等地,返回云南时,充任炮兵连长。1915年12月,蔡锷发动云南护国起义,组织护国军,鲁梓材随护国军第二军出征到广西、广东,战斗于皈朝、韶关及广州近郊。韶关之役,鲁梓材战功尤为显赫。战斗中,他英勇果敢指挥炮兵,以猛烈的炮火,神速摧毁敌军炮兵阵地。据说他亲自操作大炮,竟将炮弹射入敌方炮筒之内,致使敌军惊慌失措,狼狈溃逃,从而扭转战局,大获全胜。自此,军中赞誉鲁梓材为“神炮手”,“鲁大炮”的绰号由此而来,其名威镇粤川,遂晋升营长、团长,驻粤、桂滇军第六旅旅长。

   1920年,驻粤滇军内部矛盾激化,鲁梓材奉命移师湖南,不久,又由湘入蜀,驻守重庆。在重庆杨柳街,鲁梓材突遭敌阻击,不幸牺牲,年仅29岁,时为少将军衔。

   三次葬礼祭英烈

   鲁梓材遇难后,其属下冒死抢得尸体回军,滇军在川为鲁梓材举行了祭悼,并不畏蜀道艰险,将其遗体运回云南。

   据说,鲁梓材平生最崇拜民族英雄岳飞,将其“文官不要钱,武将不怕死”视为终生效法的至理名言,作战勇敢不怕死,即使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其在军中“恤士济友,慷慨不吝,而非义弗取,操守甚介,心知蹈险不顾死,绥亦庶儿皎然不欺其志者矣”。其一生所为,深得孙中山先生赞赏。孙先生闻其噩耗,实为悲痛,为其像题诗《鲁旅长梓枬像赞》。

   1921年,为表彰鲁梓材之伟烈丰功,民国政府恤赠中将军衔,在昆明又一次举行葬礼,并在北郊莲花池建专祠祀之。

   1929年,鲁梓材的母亲汪老夫人去昆明找到唐继尧,坚决请求将鲁梓材归葬故乡。唐继尧应允,并拨给经费。当时的中央政府主席林森和云南督军唐继尧还分别为鲁梓材写了祭文,一时传为佳话。同年,鲁梓材灵柩被移回家乡,第三次举行隆重葬礼。

   1935年,鲁梓材的母亲再次上昆,请得“前交通部长石禅老人剑川赵藩”为鲁梓材撰写了《鲁梓枬碑文题记》,并在磨盘山上大兴土木,建成了鲁梓材墓。

   棺冢安放磨盘山

   从玉溪驱车近一个小时,来到距离江川县大街镇东南约10公里的磨盘山。磨盘山为圆形,四周陡峭险峻,顶部平坦,形似磨盘。鲁梓材墓居于山顶中央,坐南朝北,十分开阔,前可眺望星云湖。

   乍一眼望上去,就知道这绝非一般人的墓穴。整个墓区占地约1200平方米,以墓为中心向外辐射。鲁墓前约百米处是一柄长约5米的石制宝剑,直刺青天,再后为两棵相距40米左右、高约六七米的石制标杆,标杆挂斗,上有狮子。

   走近鲁梓材墓,两侧对称立有祭文碑和纪念碑,两碑之间立有雕刻精美的石马、石象、石人,散落于杂草丛中。墓前的弧形青石栏杆围护而今只残存基座。

   围栏前,就是对称而立的祭文碑和纪念碑。墓基左侧的祭文碑高约四米,分两层,上层刻有“孙文”赞词“邦家之光”,下层刻有林森和唐继尧所题祭文。林森祭文题为“赠陆军中将鲁旅长之祭文”,内容为:“内乱久难平,痛同人迭遭流离。由粤中而沪而滇,税驾及巴渝……”落款“中央政府林森敬题”。唐继尧祭文如下:“是良将,亦良朋。叹沉殁神州……天招呜咽啼鹃声。”落款“云南督军唐继尧题”。墓基右侧为纪念碑,上层刻有唐继尧赞词“共和之魂”,下有同乡刘安华祭文和李梦兰题诗以及对联。

   鲁梓材墓的墓碑为青石质,中间大字为“赠陆军中将鲁公梓枬之墓”,右侧记录其生卒年月,左侧刻“民国二十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嗣男崇禹立”。墓碑两侧石柱上镌刻着孙中山先生的挽联:“为国惜英忠捣龙事远烝民苦;瓣香嗟万里化鹤魂归蜀道难。”墓碑两侧刻有赵藩撰写的《鲁梓枬碑文题记》,全文600余字,记述了鲁梓材的生平。

   1989年5月,江川县人民政府将鲁梓材墓列为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4月30日,玉溪市人民政府将其列为第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故居尚存子孙犹在

   鲁廷魁是鲁氏家族中现今辈份最高者,今年73岁,和鲁梓材平辈,称鲁梓材为“四哥”。在他的指领下,记者来到位于龙泉村中间的鲁家老宅。

   这是一所三间四耳“一颗印”式结构的房子,门头木工精细,虽然老屋陈旧,但是房基牢固,基石、天井用料讲究,整个院子依然宽敞明亮,可以想见其当年的荣光。鲁廷魁曾听老人们讲,鲁梓材的住房是靠西的边间,其妻住在楼梯下的房里。当时鲁家老屋门头上挂着一块大匾,很是雄伟,遇有兵匪来扰,将家中的一杆黑色的“帅旗”插在门外,兵匪均不入。解放前,这一带兵匪横行霸道,龙泉庄几乎家家遭殃,可鲁宅均能幸免。

   解放后,鲁家宅院收归人民政府,土地改革时分给了几家无房户居住。现在,老宅里还住着两户人家,西房已被拆建为砖瓦新房。

   从鲁廷魁那里,记者还听说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据鲁廷魁讲述,鲁梓材的大哥经商,鲁梓材从军时,曾几次来信,请大哥组织当地人前往军中,人数越多越好,并随信寄来了所需用款,但其大哥迟迟没有行动,却将他寄来款项用来在华宁买田置地,出租收粮。

   鲁梓材的夫人有点弱智,但是鲁梓材从来没有嫌弃她,他曾经把鲁夫人接到昆明的鲁公馆居住,但是她住不习惯,一看见生人就躲到蚊帐里,勤务兵给她泡茶,她也不喝,还说“吃不惯这些渣渣末末”。在昆明住了一段时间后,她就回到江川的老宅居住,其青年丧夫守寡,终身未育,也终身未再嫁。解放后,鲁家老宅被政府没收,鲁夫人被划为“中农”,分得老屋边间下房,终日劳作,生活艰辛,20多年前生病而终。

   鲁梓材在军中曾娶新妻,听说育有一子,鲁梓材死后,二夫人就带着儿子去了新加坡,从此杳无音讯。

   对于鲁梓材的生平和故事,村子里的鲁家后辈已经知之不多,但是他们都知道先人是个了不起的将军,每年清明时节,他们都会到鲁梓材的墓前祭拜。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