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大街 >> 民族文化
江川刘金文书画论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0-03-05   进入社区    来源: ]

刘金文(笔名文魔野)

练字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练字者,乃练字之结构、形态是矣。练功者,乃以字之笔划线条为基而练人之神力、气骨,品质,心性是矣。因此,只有练功,方得书道。
练字应含蓄内敛,浑然无我。不现形质,不露精神。神完自得,方为高古。
以笔力、气质为画,乃书胜。以墨韵、形质为画,乃画胜。兼容二者为画,乃画圣。画到极至,乃笔墨情趣之心画是矣。为画者,外师造化,内师精神。心画者,天地宇宙皆我像。
古之书道,乃藏锋逆势用笔,神隐气足,浑厚古朴,憨不可及,是为大美。羲之一出,古风破焉。书风日下。
“自然有力”四字真经。乃学书之本,运笔之根。不可有一日之忘。自然生韵,有力生神。自然有力,神韵自得。
由藏而收,由收而含,由含而蓄,由蓄而积,由积而厚,由厚而重,由重而凝,由凝而固,由固而密,由密而紧,由紧而坚,由坚而久,由久而恒。是为金书。
由缓而柔,由柔而绵,由绵而筋,由筋而韧,由韧而劲,由劲而刚,由刚而紧,由紧而密,高密至极,始得金书。金书者,乃蓄宇宙之无穷能量之书矣。又如宇宙之能量内敛而塌缩至极点耳。刚柔至极,阴阳化合,固若金汤,坚不可摧。又如束缚死寂之巨能之黑洞耳。有牵引万物之力而不为其所知矣。
古今之学书,形质易得,神韵难逮。故学书者,应直指精神,勿求形质。神似形非,自得精髓。
金书者,乃钢浇铁铸之书是矣,聚力而凝,由凝而冷,由冷而寂,由寂而忍,由忍而坚,由坚而扬,由扬而生铿锵绵长之金音矣。金书所聚之力,如黑洞之引力耳。
魔书者,暴力矣,此乃核之裂变是矣。犹如宇宙之塌缩至极点而产生大爆炸耳。金书至极,始得魔书。魔书者,强暴之无极矣。金书藏,魔书释,藏至极而崩,魔像生焉。金也难得,魔不可及。金魔交集,坚不可摧。攻无不克。
圆笔者:中锋顺势运笔,力聚中心,中紧外实,中凸外凹,以凸显实,形如圆柱。
方笔者:中锋逆势运笔,力张四沿,中实外紧,中凹外凸,以凹显实,形如方条。
圆者:敛矣,敛者,凝矣,凝者,固矣,固者,重矣,重者,密矣,密者,金矣。金者,高密之神物矣,万物相摧不可化矣。
方者:张矣,张者,紧矣,紧者,撑矣,撑者,破矣,破者,摧矣,摧者,魔矣,魔者,怒不可竭而摧万物而无可抗拒者矣。
金魔者,书至极点而成之者矣。此乃古今之罕见者矣。千年不可一见,有摧生宇宙万物之能量与法力者矣。
金者,秘矣。魔者,幻矣。此二者,乃宇宙万象存亡之终始者是矣。
我自为书,当打破历代书法之范本的传统束缚,直指吾心,通过主观激情的自我爆炸来突破外在世界的高度封锁与压迫,从而表现自我世界的绝对自由与快乐。
勿作机巧,勿事安排,无心思谋,率性成真。不求他知,惟求自明,书之为用,惟悦我心。
我之心象为我画,我之为画明我心。抛弃目视之一切物象,闭心内省,当悟天理。宇宙之象与吾心同焉。
书分六象:一曰:滑。滑者:灵秀华美,妩媚流畅。二曰:狂。狂者:浮燥张扬,形质外张。三曰:厚。厚者:朴实无华,雄浑有加。四曰:重。重者:密重坚忍,浑朴古茂。五曰:紧。紧者:高密至极,凝重如金。六曰:释。释者:紧极而崩,魔象环生。

编辑:顾世丹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