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景点 > 正文
海门石楼话沧桑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6-2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文/图

说起石楼民居,褚氏后人仍能从中道出一些不为人知的旧事。

海门村是一个临湖靠山的村子,历史上星云湖的水从这里可以流到抚仙湖。说到此地,“海门桥”是很多人脑海中第一时间能勾勒出的词汇。虽说“海门桥”声名远播,但今天要说的则是距离该桥不远、坐落于海门村古时繁华街道边的一所石楼民居。

巷中的民居

行至海门村,从“海门桥”旁匆匆路过。记者找到了界鱼石公园文化站站长海来春,并在他的带领下前往小巷中的石楼民居。

跟随海来春的脚步,记者来到了距离海门桥仅一路相隔的一条巷道之中。据说,在滇越铁路修通以前,海门曾是南北水陆交通要隘,商贾游客云集,而这条街巷便是旧时海门村的主要街道。那时,在距离该巷道不远的地方曾是一个码头,来往货物在那里装卸。或许,是因为巷道距离码头较近的原因,使得运送货物的商人经常光顾,渐渐地它便成了海门村的繁华之地。巷道两边商铺林立,而石楼民居就位于这条巷道之间。

海来春的步伐停在了一所不怎么起眼的老宅前。记者侧目望去,门牌上写着“海门村138号”。“这就是石楼民居。”海来春说。

据了解,该民居建于清末民初,其占地400多平方米,坐南朝北,为一进两院布局。上世纪50年代,这所老宅被分给了当时的村民居住,村民根据自己的需要对所居住的部分进行了改建,使得民居原貌改变。

而在记者踏入民居进入前院的那一刻,便觉得它不仅落寞且有些杂乱,在以土、石和木料作为建筑材料的传统民居中,不时可以看到现代的建筑痕迹,以及堆放在墙角的杂物,很多民居的原貌都已荡然无存。环顾之下,其房顶由青瓦铺就,屋内过道和天井之间走道多以青砖、条石铺设而成。穿过一道旧时留下的拱门进入后院,这里和前院相比保存相对完好。其正屋依天然山崖而建,抬梁式土木石结构,一楼明间为实心岩石,左右次间凿石成穴而居。石壁用条石严密镶嵌,柱子立于石壁之上,人们称其为“石楼”。楼前两侧有厢房和一天井,天井四周刻有各种人物、动物、花鸟的石雕和木雕,其雕工细腻精致、栩栩如生。细看之下,仍有毁坏痕迹。

海来春告诉记者,石楼民居共有30余扇(道)门,大小石、木浮雕图案20余幅,其浮雕图案内容丰富,雕刻之精细、做工之考究,难得一见,是传统民居古建筑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屋中的石雕

正当记者在宅中环顾四周时,一位老者走了过来。据海来春介绍,他便是这屋主的后人。

老者名叫褚钢润,今年73岁。“这个楼是建在一块孤石上的。你瞧瞧这些木雕、石雕,雕呢老实好啦,房子是我祖上盖呢。旧时,褚家的人就在这个石楼上读书,学习诗文之类,这房子已有100多年历史。”见记者对这宅颇有兴趣,老者说道。据了解,这石楼民居的屋主名叫褚凤宇。说起他,褚钢润继续说:“祖上褚凤宇当时家境殷实,有良田、耕牛、碾房、渡船等,资产丰厚。他为人正直、待人忠厚仗义,在当地口碑较好。你看,石楼天井边的石雕便是一个叫海绍堂的师傅所雕。”

顺着他所指方向望去,在石楼正中的天井边刻有9幅石雕,其造型纹理细腻、工艺精湛。然而记者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曾在此处雕刻的石匠海绍堂却是身旁海来春的老祖。

“这些石雕确实是老祖海绍堂所雕,当时老祖雕这些石雕时大概30多岁,是主要的石匠师。他生于清光绪年间,从小便喜欢雕凿石头,成年后成为当地有名的石雕工艺师。他的作品除了天井边的这些石雕外,还有海门石拱桥等。听老辈人说,在建盖石楼房的过程中,因褚凤宇善待师傅,体贴民工,工匠们都竭尽全力为他干活。特别是主要的木匠和石匠都倾其所能,暗中使劲,比赛似的把各自的技能发挥到极致,欲以此显示自己的雕刻水平胜过对方。后人评说,‘所雕凿下来的碎石超越银子等换。’木匠的木雕也是炉火纯青,精雕细凿的格子门双层镂空,异常精美,使得木雕、石雕之作都精美绝伦,不分上下,让人惊叹。”海来春讲述道。那么,褚凤宇又是如何善待师傅,使得他们如此全力以赴呢?或许,通过海绍堂可以了解个大概。

传说,当年海绍堂曾因事把一年的工钱花光了,难以面对家人。褚凤宇知晓后便重付了一年工钱,叮嘱他把精力用在石雕上。为此,海绍堂将感激之情倾注在了这天井边的建筑之上,并留下了今天人们所见到的精美遗存。

如今,虽然石楼民居因种种原因失去了它原本的面貌,但通过其建筑结构,以及留存下来的部分石雕、木雕,不仅能反映出旧时当地民居建筑和雕刻工艺的精湛,同时在研究传统村落民居建筑方面也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