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文学 > 正文
星云湖畔觅古城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8-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星云湖畔觅古城

这是旧州大雄寺。据相关文献记载,宁海府故城,在大雄寺旁。

在我国几千年的长河中,古人建造过无数的古城,历经沧海桑田的变迁,有的保存了下来,成为人们回顾历史、竞相游览的圣地;而有的则随着时代的更迭渐渐消失在人们眼中,或者成为记忆中的只言片语。

在我们的记忆中,江川区有限的区域中历史上曾出现过两座古城,这是人们所熟识的。而近日,记者却得到这样一个信息:江川历史上一共有四座古城,其余两座分布于江川旧州、前卫与后卫一带。为了了解这些古城的历史,记者赶往江川。

因湖水淹城垣而迁县治

说到江川的古城,龙街与江城是两个不得不说的地方。

在唐贞观八年就有记载称,那时的江川属黎州地,名为绛县,县治就在龙街。到了唐天宝十四年,因南诏叛唐,绛县属南诏辖地,因龙街地形险要,三面是山,南面临湖,唯关岭和海门是通往滇南的重要驿道,所以县治设于龙街。其后,南宋、元代、明代,县治仍设龙街。明洪武二十七年,龙街开始建筑土城墙,其“土垣周围长三百丈,设三门,城墙高一丈二尺,宽六尺,并围绕城门建城楼”。据了解,龙街在历代的建设中,曾建有寺、庙、宫、阁20余处。有记载的大多在唐代、明代和清代,如唐代在西山村后凤凰山建有“云集寺”,以及在云岩村北半山的“云岩寺”等。

由于龙街濒临星云湖北岸,明崇祯六年,当时因海门河道狭窄未开凿,时逢暴雨连天,湖水便开始猛涨,龙街城垣曾几次被淹。在这样的情况下,明崇祯七年,其县治被迁到了江川驿(江城)。而如今,当地人在说起龙街时,还不时将其称为“旧城”或“古城”。而翻阅史料,记者发现其实龙街古城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

县治迁到江城后,江城自然成为了旧时江川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此时,人们便开始在这里建造城池,其建设结构含城墙、城河、民房、衙门、寺观等。其后,清代沿用了明制,江川县隶属澄江府。

江城作为旧时江川的县城,已经历明末、清、民国三个时期,直至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才把县城迁往今天的大街街道。尽管岁月流逝,却有很多古建筑保存下来。如今在这里人们仍能寻觅到城中旧时的县衙、文星阁、启文阁、文昌宫、江川文庙等古建筑。这些古建筑都记述和见证着这座古城的发展与变化,并给人们带来一种历史文化深厚的印象。

另外两座古城

龙街与江城是广为人知的江川两座古城。那么,江川历史上四座古城中的另外两座又在哪里呢?记者从江川区政协文史委了解到,除龙街和江城外,江川历史上的确还有两座古城。

为了进一步了解其中原委,记者找到今年80岁高龄的当地人赵鹏。说起旧时江川的古城,赵鹏这样说道:“除龙街、江城之外,江川历史上还有两座古城,分别是‘双龙县城’和‘旧州’。元朝时,按户籍统管辖地,江川为‘江川千户所’,其后设‘江川州’,辖双龙县(今江川前卫、后卫一带)。不久后,双龙县并入江川。”

据了解,至元二十年(1283年),江川降州为县,废双龙入江川,此后历代都称江川县。在双龙县并入江川之后,其县治仍为龙街,而双龙县的古城就位于今天的古城山一带。“现在,那里的古遗迹基本都看不到了。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曾到过那里。当时虽说看不出古城的风貌,但当地人习惯叫那个地方为古城村。”赵鹏讲述着。

在距离赵鹏所说的双龙县7公里左右的伏家营旧州村,当地老者也喜欢将这里称作“古城”。其实,通过村名“旧州”,人们便会从这简单的字面上感知到当地历史悠远的气息。赵鹏说:“宁海府故城,就在今天旧州大雄寺旁。旧州曾是元代宁州的州城所在地。”记者翻阅史料,在《雍正云南通志》《临安府志》等文献中都有记载表明,宁海府故城,在大雄寺旁,今名旧州。

为了了解更多关于旧州的信息,记者决定在道别赵鹏后赶往旧州,去探寻人们淡忘的古城。

初识旧州古城

旧州村现在隶属于大街街道,坐落于大街东南的公路旁,一条笔直的水泥路贯穿整个村子。道路两旁田地间栽种着水稻、烤烟等农作物,长势好,预示着这是一个好年景。按照史料中的记载和在当地人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大雄寺。

大雄寺看起来并不像想象中那样气势恢宏。问及旧时的古城时,当地老者张树春说:“听老一辈人说起,以前宁海府就在旧州。我们这里以前是一个州城,我并不清楚当时这里是否筑有城墙,不如你到村子里再问下更年长的老人,他们或许更清楚。”

离开大雄寺,记者走在旧州村内纵横交错的巷道中,感受到两旁古朴的老宅在夏日的映衬下显得深沉而悠远。在狭窄的村巷间穿行,一个不期而遇的转弯之后,看到路边一所老宅里传出私语之声,门前一群老者聚集于此聊着家常。询问关于旧州古城的事情,一位老者说:“你说的古城就在这里,至于古城的大小和范围我们并不知晓。不过,听老一辈人说以前衙门就在这里,是哪个朝代的我们也不知道。”在记者的追问下,78岁的赵树荣索性走出宅门说:“衙门在那边,我带你去。”

跟随赵树荣的脚步,在巷道里经多个拐弯之后,记者进入了一条更为狭窄的巷子。巷道一侧,一所老宅紧闭宅门。赵树荣在此停了下来说:“这里就是以前衙门的所在地。”记者顺势看去,老宅的宅门不大,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赵树荣继续说道:“这个房子只有100多年历史,但人们都说以前的衙门就在这里,谁知道呢?”或许在旧时,衙门的确是在这里,只是随着时光的磨砺和朝代的更迭,衙门的历史遗迹渐渐消失在人们眼中。当人们在这里建起了新的建筑之后,旧时衙门的位置却被人们代代相传到了今天。

在旧州采访,记者有种“古城不见意犹存”的感觉。关于它或许还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只待人们去发现、去探寻。

这样说来,江川果然有四座古城。这四座古城,虽然各不相同,有的留有遗迹,有的早已消失,但都续写和承载着江川的历史文化。 (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