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艺术 > 正文
让更多的人传承书法
—— — 记江川区美术老师杨洪伟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10-1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文/图

杨洪伟曾跟当地颇有名气的书法前辈唐树祥学过“行草”。

杨洪伟所写书法作品给人一种隽秀之美

书法是一座山,是一片海,更是一个瑰丽的世界,人生也一样。家住江川区的杨洪伟虽然是一名美术老师,但他自小便喜欢写字,并在年幼时有幸与当地颇有名气的书法前辈唐树祥学写“行草”,在30多年的翰墨飘香里,他置身其中,孜孜不倦,乐此不疲。

喜好的转变

这是中秋之后一个炎热的上午,地上的水汽在太阳的炙烤下化作上升的热浪,侵袭着人们的脸颊。一个精神矍铄的中年人急匆匆地从大街中学内走到门口,询问着找他的是何人?他就是杨洪伟,一个看上去少了很多“书法印记”的中年人。之所以说是“书法印记”,是因为在我们周围,只要是喜欢书法或是对书法稍有研究的人大多是具有丰富人生阅历的长者或中年人。

杨洪伟是这所中学的美术老师,健谈的他一路将记者引到该校的一间教室。教室不大,但桌子、黑板和地上摆放和堆叠着很多出自杨洪伟的书法作品。或许是纸张堆叠和摆放的凌乱,杨洪伟笑道:“不好意思啦,有点乱。”然而,这样的“乱”,在记者眼里却自成一道风景。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外行人来说,杨洪伟的书法自然是好的,给人一种隽秀之美,而这书法的“好”,则源自于他幼时的喜好。

年幼时的杨洪伟家住江川双桥营,从小便喜欢写字的他6岁时跟随父亲来到大街上小学。出于家庭原因和自身的喜好,入学后的杨洪伟很快便以所写的“字”吸引了同学和老师的目光,认为他的字写得“有点好”。杨洪伟笑道:“我当时小,写的字很正规。以前人们说我的字写得‘好瞧’,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写得规整方正点。”此后,杨洪伟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写起了毛笔字。或许是因其父的教导和自身的兴趣使然,刚刚接触毛笔不久的他写出来的字也算是有模有样。抱着试试的态度,年幼的杨洪伟参加了学校举行的书法比赛并获得相关奖项。而在他小学五年级后,相关的比赛杨洪伟基本都会将一等奖收入囊中。

至此,杨洪伟由单纯的写字喜好,渐渐向书法转变。

与唐树祥在一起的日子

时间过得很快,杨洪伟在笔墨飘香的陪伴下步入了中学时代。那时,在大街工作的杨洪伟的父亲旁边有一间办公室,里面的“主人”便是江川颇有名气的书法前辈唐树祥。年仅15岁的杨洪伟一有空便会来到这里帮忙。

“当时,唐树祥是被聘请来参加县志编纂的,就在我父亲旁边的办公室。我下晚自习回来经常会看到他的灯还亮着,我就跑去看,见他正在写字,我便帮他拉纸。后来,反正一有机会我就跑去看。”杨洪伟说道。也许是唐树祥看出了他的来意,在他帮忙拉纸的同时,对他指点起关于书法创作的那些事,而杨洪伟也跟着学起了“行草”。杨洪伟说:“当时,我也没有跟着唐树祥扎扎实实地去学,全凭一种兴趣,在他旁边看着这字如何写,并尽量去模仿,他写什么我就写什么。”

据记者了解,当时的唐树祥经常会写一些“大标语”,多以“欢迎检查”之类的内容,而这“大标语”自然要用大一点的毛笔书写。大笔如何用?也成了杨洪伟在唐树祥身边的学习内容。杨洪伟对于在唐树祥身边学习书法的过程没有太多的描述,不过在谈及与唐树祥在一起的日子时,他却流露出一种感激。

杨洪伟回忆说:“我跟唐树祥大概只有一两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必须是他办公室亮着灯的时候,我才会看他写字。要是他的标语写好了,我就帮他抬出去摆着,然后又拿纸给他写。那时候,唐树祥大概有六七十岁,写字时说话很少。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他经常跟我说,‘写字一定要沉着。’他是很斯文的一个人,身上衣服的布料虽然不是新的,但看上去很整洁。做个活计,他都会戴上袖套、帽子,是典型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知识分子的形象。跟他的这段时间,对我的书法来说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也提高了自己的信心。”

坚持每天书法练习

1992年,17岁的杨洪伟考入云南艺术学院附中。在昆明求学的这段日子里,杨洪伟并没有荒废他源于初心的爱好,而是坚持每天一两个小时的书法练习,并在学校老师的引导和帮助下,在原先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现在我还和老师保持着联系,他算是我书法的启蒙老师……”杨洪伟讲述着。在昆明上学的杨洪伟依照老师的教导,老老实实地做着功课,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回顾这段时间,关于书法杨洪伟觉得,这三年他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对落笔等有着很好的掌控能力。

学成回到家乡的杨洪伟成为了一名美术老师,工作之余坚持书法练习,并得到了社会的公认。201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杨洪伟被推荐到河南参加书法培训,当他把所学带回家乡后,杨洪伟在江川书协活动室里进行“临帖”活动,与当地的广大书法爱好者进行交流、示范,边写边教,获得好评。此后,“临帖”活动时间固定了下来,为每周三。而参加这个活动的人,也从以前圈子里的书友,慢慢扩大到现在的中青年、大学生等。

从学“书”之路一路走来的杨洪伟,对于书法传承方面颇有体会。他告诉记者:“我是一名老师,书法作为中小学的必修课,虽然每个学校开展不同,但就我来说,我每学期上的美术课,都会安排相应的课时来教书法。由于学生很多,不可能面面俱到。在学校的支持下,我们的书法社团总会吸引学生前来加入。现在,社团里已经有20多人了,学生们都很喜欢。我觉得,书法的传承离不开文化的熏陶,它必须有一个带动源,并以此来对周围的人产生一种‘辐射’,使更多人认识书法、了解书法、学习书法、传承书法。”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